河北商务厅贸易救济调查和世界贸易组织处

    2018年1月1日 星期一

    风险累积,世界经济有点“凉”

    发布机构: 救济处
    发布时间:2019-10-12

    当前,世界经济面临多国经济增速下降、国际贸易争端升级等诸多挑战。发达经济体面临的主要问题是什么?新兴经济体发展近况如何,是否有亮眼表现?中国经济又将呈现怎样的发展趋势?本报特邀业内权威专家,聚焦上述问题进行深入探讨。

     

    专家圆桌

     

    徐奇渊 中国社科院世界经济与政治研究所国际发展研究室主任

     

    张建平 商务部研究院区域经济合作研究中心主任

     

    赵 萍 中国贸促会研究院国际贸易研究部主任

     

    (排名不分先后)

     

    Q1

     

    当前,发达经济体面临的主要问题是什么?

     

    徐奇渊:其一,发达经济体总体上处于经济下行周期,总需求整体上偏弱,欧洲、美国、日本的制造业采购经理人指数(PMI)均呈显著的下行态势。

     

    其二,日本和欧洲过度依赖宽松的货币政策。目前,日本、欧元区、瑞典、瑞士、挪威等经济体均实行了负利率,负利率对应的金融资产规模巨大。在经济下行压力加大的情况下,处于负利率区间的上述经济体应对经济下行的政策空间就显得非常逼仄。

     

    其三,欧洲和日本的负利率金融资产规模扩大对美国国债的期限利率结构产生了扭曲的影响。欧洲和日本的负利率资产一般集中在长端的期限结构,长端的资产为了寻求更高的投资回报往往会流向美国金融市场,从而压低了美国长期端的利率,形成了长短期利率接近甚至倒挂的扭曲状态。这对美国金融市场稳定也产生了一定的影响。

     

    张建平:第一个问题是民粹主义和右倾保守势力普遍抬头。在这种情况下,一些发达国家采取了逆全球化和反对贸易自由化便利化的很多不好的举措,这给全球发展带来了极大的不确定性和不可预测性,成为现在全球经济面临衰退性风险的最重要的影响因素。最典型的是美国对中国的贸易政策,同时美国对主要贸易伙伴都挥起了关税大棒。另外,包括英国脱欧迟迟无法作出决策也给全球经济走向带来不确定性。

     

    第二个问题是在全球化进程中大量的制造业逐渐向其他国家转移,特别是向发展中国家转移,而发达国家由制造业流失导致的蓝领工人就业成为非常头痛的问题。这一点在美国表现最为明显,现在美国制造业只占国民经济的11.4%,大量的传统产业都已离开美国,蓝领工人的失业问题日益严峻使得蓝领工人家庭变成了美国新的贫困阶层。

     

    第三个问题是部分发达国家国内的收入分配政策没有调整好,造成了贫富收入差距不断分化,进一步导致社会阶层之间的鸿沟扩大,使得社会矛盾激化,给右倾、民粹主义的滋生提供了温床。

     

    部分发达国家走向右倾和保守,一方面是由于全球化和区域经济一体化使其优势有所丧失;另一方面,这些国家内部的分配体制以及社会协调机制没有跟上时代发展的步伐,没有形成包容性的发展,从而导致社会民怨积压和抗议活动增加。从经济层面来看,未来发达国家经济增长趋势放缓并维持低速增长的势头已经非常明显。

     

    赵萍:我认为发达经济体当前面临两大困境。一是经济增长陷入困局,主要的发达经济体都面临经济增长放缓这样一个共同的难题。今年上半年,美国经济增长速度已经下滑至2.5%,与特朗普预计3%的增长目标相去甚远,经济增速触顶。对于美国今年全年的经济增速以及明年的经济增速,很多国际组织都持悲观态度。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OECD)预测,今年美国的经济增速或许只有2.7%,而明年美国经济的增速可能只有2%。

     

    除了美国之外,欧洲经济的增长也一直处在低迷状态。由于制造业疲软,欧洲第一大经济体德国的经济增速明显放缓,今年上半年的增速只有0.4%;英国脱欧情况不明导致该国经济增长非常不乐观,今年上半年英国经济的实际增速只有1.6%;意大利由于预算问题悬而未决,经济仅实现微增。OECD预测,今年欧元区国家的经济增长速度可能会降至1.1%,明年可能会降至1%。

     

    第二个问题就是贫富差距不断加大。今年年初乐施会发布的报告显示,全球的贫富差距正在进一步加大,其中发达国家的贫富差距问题愈加严重。以美国为例,美国今年发布的基尼系数创下50年来的新高,国内收入差距进一步扩大。对于发达国家来说,贫富差距加大导致社会上产生了非常多的不稳定因素,比如法国的“黄马甲”运动以及一些经济体出现的民粹主义抬头等现象事实上都是发达经济体贫富差距不断加大导致的后果。

     

    Q2

     

    新兴经济体的发展是否有亮眼表现?

     

    徐奇渊:在全球贸易摩擦频发、发达经济体面临经济下行压力的情况下,除了个别国家,新兴经济体的整体发展也难有亮眼表现。

     

    其一,全球经济形势低迷,大宗商品价格总体上疲弱,以大宗商品出口为支柱的新兴经济体经济难以走强,尤其是一些依赖能源出口的新兴经济体。

     

    其二,贸易摩擦发生在中美、欧美、日韩等经济体之间,给全球生产网络带来了较大的不确定性,进而对国际直接投资、贸易发展带来了负面影响。可以说,新时期的经济全球化走向前途未卜,新兴经济体总体上也受到了负面冲击。

     

    其三,很多新兴经济体的自身改革困难重重,面临诸多约束条件。例如,印度在改革过程中,在祭出了废钞和统一全国税制的猛药之后,其效果并不理想。今年,印度推出的减税政策和结构改革政策效果也不及预期。印度已成为今年经济增速放缓幅度最大的主要经济体。

     

    张建平:总体上来讲,新兴经济体在全球发展的进程当中扮演着生产者和制造者以及一部分消费者的角色,新兴经济体的发展在一定程度上与发达国家的货币政策和贸易政策相关联。因为最重要的消费市场集中在发达国家,新兴经济体和发展中国家是为发达国家“打工”的,因此发达国家的经济形势不好,新兴经济体也很难有明显的亮点,有些新兴经济体目前已出现了比较明显的经济减速,甚至衰退的迹象。

     

    比如印度,今年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预测印度的经济增速最高能达到7%以上,但事实上到目前为止连6%都没有达到。另外,像土耳其货币崩溃、阿根廷金融市场动荡都是典型的案例。而巴西和俄罗斯是属于典型的资源出口依赖型国家,目前徘徊在弱增长、高通胀率的状态。

     

    就中国而言,依靠强有力的财政政策和货币政策,中国正在努力面对全球经济下行和国内经济结构调整的压力,目前经济增长的态势基本上稳定。IMF认可上述观点,并且已经把中国经济增长的预期从6.2%提升至6.3%。

     

    赵萍:当前新兴经济体也面临着经济增长动力不断减弱的问题。比如今年被全球主要国际组织看好的印度,今年上半年的经济增速只有5.4%,并没有达到预测的7%。作为全球新兴经济体的重要组成部分,巴西今年第二季度经济增长只有0.4%,墨西哥今年上半年的经济增长只有0.1%。而根据OECD对部分新兴经济体的预测,今年印度尼西亚的实际增长只会达到5%,俄罗斯实际经济增长可能只有0.9%,巴西的经济增长只有0.8%,墨西哥的经济增长可能只能实现0.5%,南非经济增长也是0.5%。因此总体来说,新兴经济体今年整体上没有太过亮眼的增长,增长动力减弱是当前新兴经济体共同面对的难题。

     

    Q3

     

    中国未来的经济发展趋势如何?

     

    徐奇渊:中国经济同样面临下行压力,不过中国具有充分的政策空间:货币政策方面,远离负利率区间;财政政策方面,政府债务余额水平的各项指标均处于安全水平。同时,美联储进入降息周期也在中期为中国宏观调控打开了空间。因此,对中国而言,关键是要处理好扩张性的政策调控与去杠杆、防风险之间的关系。尤其是在防范系统性金融风险的过程中要注意节奏,要稳定金融市场的信心。同时要注意到,杠杆率是债务除以国内生产总值得到的一个分数,因此,去杠杆不止一条路,不仅可以从分子的角度减债务、去杠杆,也可以从分母的角度做大经济总量、提升经济增长的潜力,以增量的方式实现去杠杆。

     

    张建平:中国目前正在积极地培育新动能,鼓励创新和创业。以新业态、新模式、新动力为代表的一大批战略性新兴产业和高技术产业加快发展,其投资和贸易额都实现了两位数以上的增长,成为中国目前应对经济下行压力非常重要的支撑。

     

    在应对不利的国际贸易环境和贸易保护主义方面,近年来,中国通过扩大与“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的合作加强国际产能合作、对外投资、产业园区建设和工程承包带动中国装备和中国产品出口,实际上已经使外贸市场更加多元化,即使在美国市场上的贸易额有所下降,但总体上来讲,中国稳外贸仍然取得了比较好的成效。

     

    与此同时,中国的自贸试验区已经拓展到18个省区市,通过对外资实施准入前和准入后的国民待遇,改革营商环境,改革政企关系,简政放权以及扩大对外资的市场准入,当前这些自贸试验区已经成为新一轮外资和内资集聚的平台,对中国下一步稳增长和稳外贸的关键作用也正在发挥。

     

    赵萍:我认为可以用两句话来概括中国经济未来的发展趋势:第一就是中国经济增长,风景这边独好。今年上半年,中国经济同比增长6.3%,高于所有的新兴经济体和发达经济体的经济增长速度。而且根据OECD的预测,今年中国的经济增速也会在6.1%,甚至是高于6.1%。这就说明中国经济增长总体形势比较平稳,而且“求进”的态势也非常明显。这种稳中求进的发展态势从中国的经济成绩单和国际组织、世界主要经济体的看好中得到了充分印证。

     

    另一方面,在复杂多变的内外部环境下,虽然中国经济总体保持平稳,但是我们仍然要看到未来仍面临一些新的风险和挑战,下行的压力还在不断加大。因此,面向未来,中国仍需保持清醒,经济增长有一些短期因素的困扰,而更多的是结构性的问题,需要围绕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来解决相关的问题,从而实现经济的长期稳定健康增长。

     

      来源:国际商报

     

     


    索引号 : 主题分类:
    发布机构: 发文日期: 2019-10-12
    标  题: 风险累积,世界经济有点“凉”
    文  号: 主题词: